1. <track id="zhyce"><em id="zhyce"></em></track>
      1. <legend id="zhyce"><i id="zhyce"></i></legend>

        1. 川煤生死線

          來源:本站發布時間:2014-09-01點擊次數:

          蜀道難,難于上青天。市場低迷,煤礦生死一線間,川煤境況難上加難。

          四川的煤礦究竟有多困難?記者近日到川北、川東、川南等地,采訪了50多個中小煤礦的礦長和業主,以及四川省煤炭產業集團的相關負責人。

          生存難,夾擊之下生存更難

          四川煤炭年消費量在8000萬噸左右,去年當地煤礦只產了3000多萬噸煤,全省也沒鬧煤荒。山西、陜西、內蒙古、新疆,甚至越南、南非、朝鮮等地的煤炭在四川比比皆是

          四川煤層賦存條件差,災害重,70%的煤礦開采的是薄煤層和極薄煤層。由于先天條件不足,煤礦井型小、分布散,抗風險能力低。

          去年,瀘縣桃子溝煤礦“5·11”瓦斯爆炸事故發生后,全省除川煤集團外,所有煤礦停產整頓、關閉整合。四川原有1299個煤礦,去年以來關閉了424個,今年將關閉100個。剩下的800多個煤礦中,在建礦井439個,截至目前已驗收合格的復產礦井275個。

          今年前4個月,全省產煤1055.93萬噸,同比減產50%。產量銳減的原因,除了市場需求減少以外,主要是停產一年,原有的客戶被國內外煤炭企業搶走。

          四川煤炭年產能8000多萬噸,年消費量也在8000萬噸左右。去年,全省煤礦只產了3000多萬噸煤,也沒鬧煤荒。因為山西、陜西、內蒙古、新疆,甚至越南、南非、朝鮮等地的煤炭在四川比比皆是。當地煤礦要想重新擠入市場,只能打價格戰,不得不“獻血割肉”拉客戶。

          川煤集團是四川最大的國有煤炭企業,資產達345億元,員工6.2萬人,年產能2000多萬噸。在煤市供需兩旺的時候,川煤集團的洗精煤售價每噸1800多元,現在每噸800余元,電煤價格平均每噸下降20元左右?,F在1噸原煤平均虧損80元,1噸洗精煤虧損200元左右,被拖欠煤款近9億元。

          川煤集團從2012年開始虧損,2013年虧損1.9億元,2014年一季度虧損3.5億元,預計到今年底,虧損更加嚴重。

          川煤集團下屬的達竹煤電集團,員工1.1萬人,去年產原煤260多萬噸。雖然煤層薄、災害重,但煤質好,企業的安全生產、經營管理都抓得有聲有色,去年該集團實現了安全生產零死亡。但達竹煤電集團董事長蔣靜沉重地說,他現在面臨三大壓力。

          一是生存壓力大。企業生產的精煤為三分之一冶金煤,噸煤售價從1400多元跌到800元左右,而含稅的保本價在1150元左右,去年產了140萬噸精煤,每噸虧損350元;今年前4個月又虧損了8000萬元,貨款拖欠已達6億多元。

          二是安全壓力大。煤礦實現安全生產的基礎是投入,現在沒有錢抓整改、上設備,隱患越積越多,安全保障能力越來越低。

          三是穩定壓力大。達竹煤電集團人均年收入5萬元(在川煤集團下屬企業中屬于偏高的),平均每人要養活2個人,但現在除采掘一線人員外,普遍欠發1個月至2個月的工資。不少已經摘掉特困戶帽子的家庭又返貧了,群眾情緒波動大。由于收入減少,一些生產業務骨干紛紛出走。

          達州、廣安、巴中一帶229個中小煤礦的情況更不容樂觀,幾乎全部處于虧損狀態。達州市達川區的37個煤礦,礦礦虧損,而煤礦稅收占了該區財政收入的40%?,F在煤礦關的關、停的停、虧的虧,給當地經濟發展帶來了嚴重影響。

          地處川北的廣元市煤炭企業,更是岌岌可危。廣元市現有的73個煤礦,年產能600萬噸,煤礦稅收占全市財政收入的30%左右。這些煤礦不僅災害重,而且煤質差、灰分高,發熱量普遍在2000大卡到4000大卡之間,售價低,再加上市場沖擊,礦礦虧損嚴重,難以為繼。

          廣元市的三軍煤業公司年產能9萬噸,算是當地條件較好的小煤礦。該公司所產的煤炭發熱量為2000大卡至4000大卡,煤層厚度為0.7米至0.8米,正準備與另一個年產9萬噸的煤礦整合為年產21萬噸的煤礦。三軍煤業公司負責人任三軍說,現在2000大卡的煤每噸售價190元左右,4000大卡的每噸能賣到320元,但噸煤生產成本達260元,平均算下來每噸虧損20多元,如果算總成本,虧損更嚴重。

          現在四川很多煤礦根本不敢申請復產驗收,因為實在虧不起。記者所到之處,無論是國有大礦還是民營小礦,聽到的均是“活不下去”的叫苦聲。

          稅費重,虧損后負擔更重

          川煤集團每年上繳增值稅達2億多元,小煤礦必須上繳地質環境保證金、安全風險抵押金、維簡費、資源補償費、采礦權價款、殘疾人就業保障金、排污費、礦山救護費、水土流失費,等等

          市場疲軟,煤價下跌,虧損面增大,已經讓煤礦面臨巨大的生存危機,而沉重的稅費負擔更讓煤礦喘不過氣來。

          像川煤集團這樣的國有煤炭企業,每年上繳增值稅達2億多元。川煤集團在瀘州市的敘永縣有2個生產煤礦、1個在建礦井,由于是汽車運煤,過桿時必須向地方上繳費用,去年出煤近40萬噸,被收取過桿費3000多萬元。

          這還是國有大礦,小煤礦就只能任人宰割了。小煤礦要上繳的地稅包括交通附加稅、城市建設稅、教育附加稅、印花稅、個人所得稅等,國稅的增值稅抵扣后至少要交15%。

          小煤礦還必須上繳以下稅費:地質環境保證金,每平方公里198萬元;安全風險抵押金150萬元;維簡費,不論是否生產,一律收取9萬元;資源補償費,按總收入的1%收??;采礦權價款,噸煤8元;殘疾人就業保障金,噸煤2元;排污費,噸煤1元;礦山救護費,噸煤1元;水土流失費,噸煤0.8元;工會經費,按企業工資總額的0.8%收取。

          以上稅費,不論實際產量多少,均按設計能力收繳。

          珙縣宏能煤礦的礦長說,該礦噸煤售價為360元,噸煤成本中各種稅費達128.5元,實在不堪重負。

          當礦區地面出現裂隙、塌陷,當地群眾上訪時,地質環境保證金也不起作用,由煤礦出錢擺平。

          另外,煤礦必須給礦工購買意外傷害保險,煤礦購買意外保險就被強制購買“五險一金”,其中醫療保險是重復購買。

          廣元市的廣能煤業公司,有5個小煤礦,年產煤60萬噸,員工800多人,每年買“五險一金”花費1000多萬元。但很多農民工干幾天就走了,讓老板欲哭無淚。

          更讓人無奈的是,四川威遠縣前些年為了讓煤礦較好發展,減免了一些稅費。今年該縣煤礦停產整頓后,要申請復產驗收,縣里不管煤礦是否達到安全生產要求,強制煤礦補交以前減免的各種稅費,否則不準復產。這樣一來,全縣23個煤礦,少的要補交1000多萬元,多的要補交4800多萬元。

          還有讓小煤礦倍感無助的事。四川2年內要關閉500個小煤礦,被關閉煤礦幾乎都是合法煤礦,省政府給了30.4億元的獎補資金,但實際需要75億元。剩下40多億元的缺口,市、縣政府無力承擔,強行轉移給保留煤礦。

          各市關閉煤礦數量不一,保留煤礦承擔的補償費也不同。內江市關閉煤礦數量較少,保留煤礦每出1噸煤,承擔10元;廣元市保留煤礦,噸煤13元;宜賓市保留煤礦,噸煤20元。達州市則直接規定,年產6萬噸煤礦承擔600萬元,年產9萬噸煤礦承擔800萬元。

          除了稅費外,還有一些嚴重脫離實際的政策。

          被采訪的每一個礦長和業主都對記者說,煤礦實現本質安全是必須的,但有的規定嚴重脫離實際。

          10多年前,煤炭行業管理部門、質檢部門、物價部門規定:每臺瓦斯檢測儀每年必須由中介機構檢測至少2次,每次每臺收取檢測費620多元。

          現在,每臺瓦斯檢測儀價格由當初的1000多元降至300多元。而檢測費標準照舊,一年的檢測費可以購買4臺新的瓦斯檢測儀。

          四川省有關部門規定,煤礦的主要安全生產設備(煤礦四大件)不論任何單位生產的,必須經過省里的檢測機構重新檢測,并收取檢測費,而且以后一年一檢測,一檢測就收費。

          國家安監總局已取消了安全培訓機構的培訓資質,但在四川,從業人員、班組長、特種作業人員、礦長、爆破工程師、爆破物品管理人員等培訓內容、時間和收費硬性規定絲毫未改,仍在強制執行。

          有礦長指出,煤與瓦斯突出鑒定、瓦斯等級鑒定,按規定雖很有必要,但收費太高。一個煤層的煤與瓦斯突出鑒定費達30萬元至50萬元。

          瓦斯檢測監控、單項工程質量監督、建設工程質量監理、職業健康評價、粉塵檢測、安全現狀評價、安全專篇評估,按規定均由中介機構實施,但收費混亂,服務質量不一,讓煤礦無所適從。

          另外,日常安全、復工復產驗收、瓦斯治理、隱患治理、安全質量達標、環保、治安等名目繁多的各種檢查,讓煤礦應接不暇。

          廣元市川豐煤礦礦長何美祥說,該礦每個月要接受10多次檢查。

          比起檢查,更讓他們擔心的是關停整頓。

          2012年攀枝花市肖家灣煤礦發生“8·29”瓦斯爆炸事故后,全省煤礦(除川煤集團等國有大礦外)全部停產整頓,直到2013年春節后才開始驗收復產。之后,瀘縣桃子溝煤礦又發生“5·11”瓦斯爆炸事故,全省煤礦(除川煤集團等國有大礦外)再次停產整頓,并實施關閉整合,直到去年底才開始逐步驗收復產。

          瀘縣遠大煤礦礦長周波說,該礦年產21萬噸,因肖家灣煤礦事故停產4個月,因桃子溝煤礦事故停產8個月。停產期間,通風、送電、抽水、巡查不停,留守人員要發工資,礦工回家要發生活費,每月支出100萬元,停產12個月開支1000多萬元。煤礦長時間停產,造成井下巷道變形,工作面垮塌,不少地方瓦斯聚積,至今未復工復產。要達標復產,不知還要花多少錢。

          盼脫困,政府應伸援手

          就四川而言,要深入長遠地思考能源安全,保留骨干煤炭企業是慎重的選擇。礦工的痛苦、煤礦的困難、礦區的穩定,理應提上各級黨委、政府的重要議程

          不少業內人士指出,前些年煤炭供應緊張,四川省嚴禁川煤出川,四川省政府親自抓煤炭調配。有的地方政府強制煤礦降價讓利,不論什么單位的運煤車一律強行趕進電廠,確保電廠發電?,F在煤礦如此困難,卻沒有人管。

          事實上,當前煤礦的困難和問題,引起了四川省各級黨委、政府的關注,有的地方政府已開始采取措施。敘永縣去年底就大幅減少煤炭稅費,力求為煤企解困。宜賓市還把全市煤企所面臨的困難和問題,正式向省里報告。四川省安監局、四川煤監局最近專題研究,怎樣加強為煤礦服務,為煤礦減壓。

          6月3日,四川省政府辦公廳正式印發《促進當前經濟穩增長的十六條措施》,暫停征收煤炭價格調節基金,取消省級以下設立的涉煤收費,規范各類涉煤培訓并降低收費標準25%。這是近6年來四川省首次暫停征收該基金。另外,四川將全面清理各類涉煤行政事業、中介服務以及培訓收費項目。

          記者歸納了被采訪對象的意見,主要建議有三點:

          一、四川省委、省政府乃至國家有關部門要高度重視煤炭行業當前存在的困難和問題,要對煤炭工業在整個工業經濟中的定位進行通盤思考,同時制定配套措施。就四川而言,要深入長遠地思考能源安全。目前看,水電豐枯明顯,季節性強,其他新興能源難擔大綱,四川保留骨干煤炭企業是慎重的選擇。

          二、四川無論大礦小礦都為天府之國的繁榮發展作出過重要貢獻,甚至付出了生命和鮮血的沉重代價。礦區是礦工、家屬、農民工等弱勢群體的集居地,不論從哪個角度講,都應關心他們的生活。礦工的痛苦、煤礦的困難、礦區的穩定,理應提上各級黨委、政府的重要議程。各級黨委、政府和有關部門,應對當前煤礦存在的困難和問題深入調研,減輕煤礦負擔,應根據實際情況,制定一些過渡性的保護措施,幫助煤礦渡難關。

          三、有關部門要組織引導煤礦,準確研判煤炭市場和煤炭工業的趨向,研究制定扶持煤礦轉型升級的政策措施,鼓勵煤炭企業安全發展、創新發展、科學發展。  (http://www.ccoalnews.com   作者:記者 劉明德 中國煤炭報)

          曰批女人视频在线观看免费,韩国青草dj无码自慰,亚洲av中文无码4区免费,特级毛片a片全部免费